圖為女子跳江的地點。(華西城市讀本實習記者 杜強 攝影報道)
  昨日上午,南充市嘉陵江四橋下發生了驚險一幕:一名20多歲的女子抱著一個小女孩向江中心走去,水已漫過胸部。順慶區公安分局水上派出所接到報警後迅速出警,成功將二人救起。
  據沉江女子講述,懷中女孩是自己的女兒,之所以沉江是因為早上夫妻吵架,丈夫叫她“去死”,才有了帶著女兒一起死的想法。由於丈夫不接電話,也不露面,警方已將沉江母女二人交由其朋友看護。讀者報料年輕媽媽抱著女兒跳江
  28日上午11時,華西城市讀本讀者打進本報熱線電話96111稱:嘉陵江,一母親正帶著女兒沉江自殺,派出所正在現場展開救援。
  10分鐘後,記者趕到事發地,在南充嘉陵江四橋一漁船聚集處,已經不見人跡,從地上殘餘的水跡可以看出,尋死女子和警察離開不久。通過與水上派出所聯繫,記者得知沉江女子王玲已被帶到派出所,正在等待親友過來,民警還在安撫她的情緒。
  目擊者說多方稱女子執意尋死
  目擊者說,當民警和王玲上岸後,她仍然沒有放棄自殺的念頭,也不願意離開江邊。水上派出所副所長艾輝只得就地和她聊天,大約半小時後,才勉強願意離開江邊。
  參與救援的還有一對打漁夫妻,在民警趕到之前,他們一直擋在王玲面前,才控制住了其前進的步伐,“如果沒有他們,救援也會來不及的。”正在四橋工地上挑泥沙的李坤親眼看見了這一切,“快到10點的時候,一個女子抱著小孩往江里走。”以為她們是玩水,李坤並沒在意,當看見兩個人擋在她們面前勸說時,李坤覺得情況不對,“正當我準備報警時,一個路人已經打了報警電話。”
  被救起後情緒不穩,話很少
  上午11時30分,記者來到南充市順慶區水上派出所。在該所調解室內,沉江女子王玲正坐在門邊椅子上,穿著黑色衣服,全身濕漉漉的,滿臉全是淚水,雖然被眼鏡遮擋,但仍可以看見眼睛已經泛紅和眼角的淚痕。一旁的小女孩正吃著餅干,靜靜坐在媽媽身邊。據民警介紹,小女孩已經從害怕中緩過來了,“有時還會在房間里跑來跑去。”
  在派出所里,記者試圖和王玲和她的女兒交流,因為傷心,她不願意說任何話。艾輝說,“從救起她,我就開始和她交流,但得到的話並不多。”據出警幹警介紹,當入水準備援救時,王玲一直很抗拒,並稱“讓我去死”。眼看著水快漫過胸部,民警強行將其帶上了岸。“那個時候娃娃已經大哭了,還好她沒有在反抗中將小孩扔進水中。”上岸後,民警買來了餅干,半小時後,小女孩才停止了哭泣。但她的一句話讓民警印象深刻,“我爸爸不要我了。”
  第一個趕到派出所的是王玲和其丈夫的共同朋友嚴寬,他對王玲抱著女兒沉江的舉動表示震驚,“我知道他們夫妻感情不和,但沒想到她會這麼想不開。”水上派出所副所長艾輝正在從他那裡瞭解基本情況,直到12時,艾輝和民警多方聯繫也仍未能聯繫到王玲的丈夫,只得讓嚴寬擔起看護責任。
  據副所長艾輝和多位民警反映,王玲雖然被救起,但情緒一直不穩定,“她話很少,基本上不和我們交流。”無奈下,嚴寬只得向單位請假,承諾將會把王玲帶回自己家中,時刻照顧。但這一想法遭到了王玲的拒絕,最終在女民警的勸說下,她才同意暫時去嚴寬家。
  家庭不和婆媳、夫妻關係長期不和
  從王玲零星的語言中,民警得出了她輕生的原因,“據她講述,她和婆婆關係一直不好。”後來,王玲和丈夫一起到南充工作,丈夫是一名出租車司機,王玲則在五里店一家茶坊工作,但近年二人關係一直不和,經常吵架甚至發生家暴。當天早上,夫妻吵架時,丈夫說了一句讓王玲去死,她便抱著女兒一起到江邊,上演了一齣沉江自殺。
  當王玲回家後,水上派出所民警通過查詢資料,聯繫到龍門派出所,希望他們關註王玲的家庭,對於長期以來的家庭矛盾,民警建議王玲尋求婦聯的幫助,“有家暴也可以報警,但不要再輕生。”(除警察外,其他人物均為化名)
  華西城市讀本實習記者 杜強 攝影報道
(原標題:丈夫一句“你去死” 妻子當真攜女跳江)
創作者介紹

平價窗簾

sp65sprcy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